当前位置:皇家赌场号hj85 > 医学科学 > 三大类药品价格调度周到实践,新一轮药品降价

三大类药品价格调度周到实践,新一轮药品降价

文章作者:医学科学 上传时间:2019-08-27

部分医药企业不愿看到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新一轮药品降价今实施 抗肿瘤药降价内外有别第一财经日报

9月18日,国家发改委发出通知,决定从10月8日起调整部分抗肿瘤、免疫和血液系统类等药品的最高零售限价,共涉及95个品种、200多个代表剂型规格,平均降价幅度为17%。发改委三大类药品降价的“靴子”终于落地。

从今日起,国家发改委正式对部分抗肿瘤、免疫和血液系统类药品的最高零售价进行调整,共涉及95个品种、200多个代表剂型规格,平均降价幅度为17%。这是14年来发改委的第30次降价,也是今年的第二次降价,17%的降幅在市场预期之内。

生意社10月8日讯 部分医药企业不愿看到的这一天终于来了。 从今日起,国家发改委正式对部分抗肿瘤、免疫和血液系统类药品的最高零售价进行调整,共涉及95个品种、200多个代表剂型规格,平均降价幅度为17%。这是14年来发改委的第30次降价,也是今年的第二次降价,17%的降幅在市场预期之内。 “抗肿瘤药、免疫调节药和血液系统这三类药物有一些共同点,包括重大疾病用药多、价格高、技术含量高以及属于原研药,并且进口药居多,因此,其成为历年降价中较晚涉及的类别也就不难理解了。”中国健康网首席研究员吴惠芳向记者称。 药品最高限价和地方中标价的空间大小决定药品的利润。市场人士分析称,此番降价将对包括恒瑞医药在内诸多上市公司的出厂价和业绩带来冲击。 单独定价与统一定价 此番药品调价中,植物化学类肿瘤药被降大头。 “几乎所有的用于治疗肿瘤的植物化学或衍生药物都进入了降价之列,紫杉醇、多西他赛、长春瑞滨、羟喜树碱、长春地辛、依托泊苷、替尼泊苷。”吴惠芳称,在医院用药抗肿瘤药中,植物来源的抗肿瘤药是第一大类,约占肿瘤药销售额的40%。 因此,这将会波及多家肿瘤药生产销售的上市公司:包括恒瑞医药、双鹭药业、海正药业、益佰制药、海南海药和誉衡药业等。 而作为国内最大的肿瘤药企业,恒瑞医药上述多个产品在降价之列,市场预计此番降价会对公司相关产品盈利产生负面影响。 记者注意到,部分国产肿瘤药此番降幅最大:与国家发改委2006年发布的部分抗肿瘤药品最高零售价格对比,规格为40mg:20ml的奥沙利铂注射液的最高零售价从463元下调至285元,降幅38.4%;规格为20mg:1ml的多西他赛注射液的最高零售价从712元下调至521元,降幅26.8%;规格为150mg:25ml的紫杉醇注射液的最高零售价从1902元下调至864元,降幅高达54.6%。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肿瘤药降价更涉及大量外资药和进口药,这些都是单独定价品种,而外企单独定价产品公关极强,降幅普遍较国内企业统一定价品种要低,如赛诺菲·安万特的乐沙定约降7%,比此前该公司内部预计的15%还低。 “部分进口、原研药品的降价,到明年的10月8日可能会再降一个水平,而且降幅达25%~30%。比如葛兰素史克公司的拓扑替康1mg/支,这次降至767元,明年10月8日后再降到545元;赛诺菲公司的多西他赛20mg/支,这次降至1979元,明年10月8日后降到1602元。”吴惠芳称。 另外,此次降价的产品中,无论是单独定价还是统一定价的品种,都没有涉及到价格最高的肿瘤药,包括抗体类药物(利妥昔单抗、曲妥珠单抗等)、酪氨酸酶抑制剂类(伊马替尼、吉非替尼等),在用药额领先的肿瘤药中,培美曲塞、曲普瑞林也没有被降价。 部分药品定价跌破均价 恒瑞医药的抗肿瘤药物奥沙利铂、多西他赛、伊立替康,在公司2011年销售收入55.3亿元中的占比分别为10%、18%和5%。 其中,主打的20mg多西他赛此次降价后为521元,根据国金证券的数据,未调价前多西他赛样本中的各省平均中标价为441.7元,平均零售价为507.9元。 恒瑞另一主打的50mg奥沙利铂注射液从551元降为339元,降幅达38.4%,而未调价前样本中的各省平均中标价为320元,平均零售价为368元。 另外,伊立替康是目前二三线肿瘤用药,作为大规格的100mg此次降价后为1347元,而样本中的各省平均中标价1284.1元,平均零售价为1476元,药品大市场的上海零售价在1970元左右。 “最高零售价调整之后,要看地方平均中标价是否也受到影响,如果地方平均中标价变化不大,则降价意味着最高零售价与平均中标价之间的空间缩小了,这就会进一步压缩该药品的利润空间。”深圳一家券商分析师告诉本报。 高华证券研报亦认为,此次药品降价对最高零售价与招标价差在15%以上的药品盈利影响甚微,不过,最高零售价与招标价相差不大的药品,将面临利润下行压力。 恒瑞医药上海研发中心首席科学营运官董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公司抗肿瘤药产品很多,降价对营业收入会有一定影响,“但降价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事情,公司将用扩大国内销售量和增大国外出口量两个方法来对应”。 在上述深圳分析师看来,恒瑞医药降价的都是操作已久的老品种,国内市场如销售策略调整得好,有望“以量补价”。 而在海外市场,本报注意到,继伊立替康注射液在美国上市销售后,恒瑞医药注射用奥沙利铂最近获准在荷兰上市销售。根据欧盟药证互认法规,恒瑞该产品可以在欧盟其他国家上市销售。 恒瑞方面表示,公司将积极推动奥利沙铂和伊立替康注射液在欧美销售,以快速形成新增长点。

早在今年3月,有媒体爆出发改委将对消化系统类、抗肿瘤、免疫和血液系统类四大类药品进行降价。3月4日,该消息得到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药价格处处长宋大才确认。3月31日,发改委公布了消化系统类药品最高零售价调整方案,涉及53个品种300多个剂型,平均降幅17%,但其他三大类药品的价格调整方案并未见出台。7月下旬,又有媒体爆出发改委“即将”对部分抗肿瘤、免疫以及血液系统类药品最高零售价进行调整时,官方虽未有明确态度,但在资本市场中医药上市公司股价却应声而落——显然价格调整之风越吹越近。

“抗肿瘤药、免疫调节药和血液系统这三类药物有一些共同点,包括重大疾病用药多、价格高、技术含量高以及属于原研药,并且进口药居多,因此,其成为历年降价中较晚涉及的类别也就不难理解了。”中国健康网首席研究员吴惠芳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称。

或许是因为“风”吹的时间足够长,当发改委降价“靴子”最终落地之时,无论是市场还是相关企业,都表现得极为淡定。

药品最高限价和地方中标价的空间大小决定药品的利润。市场人士分析称,此番降价将对包括恒瑞医药在内诸多上市公司的出厂价和业绩带来冲击。

降价波及面较大

单独定价与统一定价

据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这次价格调整方案是在开展成本价格调查、专家评审和听取有关方面意见的基础上形成的。抗肿瘤、免疫和血液系统类等药品费用高,对患者影响大,降低价格可以有效减轻患者负担。

此番药品调价中,植物化学类肿瘤药被降大头。

记者从发改委官方网站获悉,此次三大类价格调整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单独定价药品最高零售价调整,另一部分则是统一定价药品最高零售价调整。显然,前者更多地涉及跨国药企,而后者则影响国内企业较大。从降价清单可以看出,肿瘤药是此次价格调整的重点。

“几乎所有的用于治疗肿瘤的植物化学或衍生药物都进入了降价之列,紫杉醇、多西他赛、长春瑞滨、羟喜树碱、长春地辛、依托泊苷、替尼泊苷。”吴惠芳称,在医院用药抗肿瘤药中,植物来源的抗肿瘤药是第一大类,约占肿瘤药销售额的40%。

数据显示,此次规定的单独定价药品最高零售限价共涉及63种产品135个品规,其中涉及29家外资企业的50个品种。

因此,这将会波及多家肿瘤药生产销售的上市公司:包括恒瑞医药(600276.SH)、双鹭药业(002038.SZ)、海正药业(600267.SH)、益佰制药(600594.SH)、海南海药(000566.SZ)和誉衡药业(002437.SZ)等。

与发改委2006年发布的部分抗肿瘤药品最高零售价格相比,罗氏公司生产的吗替麦考酚酯片剂(500mg×20)从716元下调至589元,降幅达17.4%;诺华公司生产的环孢素软胶囊(100mg×50)从2112元下调至1795元,降幅达15%;安斯泰来制药公司生产的他克莫司胶囊(1mg×50)从1488元下调至1339元,降幅达10%。百时美施贵宝和赫思澳大利亚有限公司生产的紫杉醇(30mg:15ml),现定价均为1268元,明年10月8日起再次降价至1008元。

皇家赌场号hj85,而作为国内最大的肿瘤药企业,恒瑞医药上述多个产品在降价之列,市场预计此番降价会对公司相关产品盈利产生负面影响。

统一定价最高限价调整则涉及405个品规,也直接影响到不少国内药企,拥有多西他赛、奥沙利铂、异环磷酰胺的恒瑞医药则首当其冲。恒瑞医药的奥沙利铂最高零售限价从463元降低到285元,降幅达到38.4%。

本报记者注意到,部分国产肿瘤药此番降幅最大:与国家发改委2006年发布的部分抗肿瘤药品最高零售价格对比,规格为40mg:20ml的奥沙利铂注射液的最高零售价从463元下调至285元,降幅38.4%;规格为20mg:1ml的多西他赛注射液的最高零售价从712元下调至521元,降幅26.8%;规格为150mg:25ml的紫杉醇注射液的最高零售价从1902元下调至864元,降幅高达54.6%。

三大类药品价格调度周到实践,新一轮药品降价今实行。当然,此次价格调整并不是单纯降价,血液制品的调价就以升为主。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也表示,此次价格调整对日费用高的药品加大了降价力度,对日费用低的药品不降价,鼓励价格相对低廉药品的生产供应。对部分临床供应紧张的血液制品适当提高了价格。对专利等创新型药品适当控制降价幅度,利用价格杠杆促进药品的研发创新。对原单独定价药品,进一步缩小了与统一定价药品之间的价差,以促进市场公平竞争。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肿瘤药降价更涉及大量外资药和进口药,这些都是单独定价品种,而外企单独定价产品公关极强,降幅普遍较国内企业统一定价品种要低,如赛诺菲·安万特的乐沙定约降7%,比此前该公司内部预计的15%还低。

企业反应平静

“部分进口、原研药品的降价,到明年的10月8日可能会再降一个水平,而且降幅达25%~30%。比如葛兰素史克公司的拓扑替康 1mg/支,这次降至767元,明年10月8日后再降到 545元;赛诺菲公司的多西他赛20mg/支,这次降至1979元,明年10月8日后降到1602元。”吴惠芳称。

耐人寻味的是,面对三大类药品最高限价调整,相关企业都表现得较为镇定。

另外,此次降价的产品中,无论是单独定价还是统一定价的品种,都没有涉及到价格最高的肿瘤药,包括抗体类药物(利妥昔单抗、曲妥珠单抗等)、酪氨酸酶抑制剂类(伊马替尼、吉非替尼等),在用药额领先的肿瘤药中,培美曲塞、曲普瑞林也没有被降价。

辉瑞中国企业沟通部总监席庆表示,降药价是一种趋势。在此次价格调整之前,企业已与政府方面有了足够多的沟通,企业的业务也提前对此做了充分的准备,不太可能对业绩造成太大的影响。他还认为,目前市场已经消化了此次降价所带来的冲击。

部分药品定价跌破均价

赛诺菲方面也告诉媒体,赛诺菲支持发改委为逐步理顺医药价格关系,降低居民医疗负担,促进市场公平竞争所采取的各项改革尝试。

恒瑞医药的抗肿瘤药物奥沙利铂、多西他赛、伊立替康,在公司2011年销售收入55.3 亿元中的占比分别为10%、18%和5%。

“事实上,此次价格调整,最受关注的还是跨国药企原单独定价产品的降价。客观地说,仿制药与原研药存在价差是必然的,但是这个价差应该保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比如说20%~30%。而此前由于种种原因,我国很多原研药价格往往是仿制药的几倍、十几倍乃至几十倍。从此次降价可以看出,发改委正努力缩小这种价差。从外企的反应来看,他们也在逐步适应‘超国民待遇’的取消。”有业内人士认为。

其中,主打的20mg多西他赛此次降价后为521元,根据国金证券的数据,未调价前多西他赛样本中的各省平均中标价为441.7元,平均零售价为507.9元。

一位国内知名企业的副总也向记者表示,一般来说,仿制药价格是原研药的70%左右。

恒瑞另一主打的50mg奥沙利铂注射液从551元降为339元,降幅达38.4%,而未调价前样本中的各省平均中标价为320元,平均零售价为368元。

作为肿瘤药生产大户,恒瑞医药在此次价格调整中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研究报告显示,抗肿瘤药物占据恒瑞医药40%以上销售份额,其中奥沙利铂是恒瑞的支柱产品,该品年销售占恒瑞全年收入的比率大约超过一成。不过,恒瑞医药相关人士表示,企业已从两方面做好应对降价的准备,一是靠现品走量,二是加快推出新品。

另外,伊立替康是目前二三线肿瘤用药,作为大规格的100mg此次降价后为1347元,而样本中的各省平均中标价1284.1元,平均零售价为1476元,药品大市场的上海零售价在1970元左右。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相对于外资企业坚挺的价格体系,对国内企业销售产生实际影响的其实是药品的中标价格或实际成交价格,而非最高限价。“事实上,恒瑞医药的多西他赛中标价已降到300多元,奥沙利铂中标价在200元左右,最高零售价的下调实际上不会对企业带来太大影响。”

“最高零售价调整之后,要看地方平均中标价是否也受到影响,如果地方平均中标价变化不大,则降价意味着最高零售价与平均中标价之间的空间缩小了,这就会进一步压缩该药品的利润空间。”深圳一家券商分析师告诉本报。

高华证券研报亦认为,此次药品降价对最高零售价与招标价差在15%以上的药品盈利影响甚微,不过,最高零售价与招标价相差不大的药品,将面临利润下行压力。

恒瑞医药上海研发中心首席科学营运官董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公司抗肿瘤药产品很多,降价对营业收入会有一定影响,“但降价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事情,公司将用扩大国内销售量和增大国外出口量两个方法来对应”。

在上述深圳分析师看来,恒瑞医药降价的都是操作已久的老品种,国内市场如销售策略调整得好,有望“以量补价”。

而在海外市场,本报注意到,继伊立替康注射液在美国上市销售后,恒瑞医药注射用奥沙利铂最近获准在荷兰上市销售。根据欧盟药证互认法规,恒瑞该产品可以在欧盟其他国家上市销售。

恒瑞方面表示,公司将积极推动奥利沙铂和伊立替康注射液在欧美销售,以快速形成新增长点。

本文由皇家赌场号hj85发布于医学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大类药品价格调度周到实践,新一轮药品降价

关键词: 皇家赌场号hj85